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
2020年2月13日10:19:16 发表评论 208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
武汉,一座历史名城,千百年来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太多太多。黄鹤楼,热干面,糊汤粉,长江大桥,江滩美景,武大樱花…

?

一直向往武汉,初识武汉是在去年的九月份,全国呼吸病学的年会在武汉召开,有幸来参加学习,白天的学术交流后,晚上我和几位同道去了热闹的吉庆街,品尝了诸多美食(尤爱热干面和糊汤粉),步行到了江滩美景,一位同事告诉我,这就是一代伟人毛主席畅游长江的地方,顿感心情澎湃,临别武汉前特意去了一趟黄鹤楼,感受她的历史意境: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!

武汉,给了我一个直观的印象:热情,火辣,直爽,生机勃勃!心里默念,武汉,我还会再来!

可是,新冠肺炎袭来,它极强的传染性让人们,让武汉猝不及防……再来武汉,是苏州市迅速连夜成立援鄂医疗队,即刻出发。这座历史名城,病了,病的很严重,城市很安静,很沉默。

大家来的地方是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收住重症肺炎患者,简单的培训后,大家迅速投入战斗,大家小组的第一个白班——皇家一院的许春阳主任和我打头阵。临进病区前,大家的领队,苏大附二院的孙亦晖院长亲自引导我穿上厚重的防护服,每个细节都叮嘱并引导我怎么去做,穿好之后并亲笔在我的防护服上写上了:皇家二院以及我的名字!
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
我和许春阳主任,也许是经验不足,更是因为救治患者心情迫切,从第一床病人仔细地问病史,记笔记,足不停歇查到了二十二床,其中重新调整了病人的无创呼吸机的模式、参数及佩戴,有个中年女性病人,大家查房的时候看到脉氧只有50%,呼吸急促,经过调整呼吸机,脉氧到了98%……一个半小时下来,已然呼吸困难,感觉防护服里的衣服全部湿透,有汗水不停流下来。紧接着审核整理信息,传到外面的办公室,请战友们开具医嘱……

就这样两个半小时过去后,我感到明显的窒息感,头痛得利害,好几次想直接扯掉防护服,也不管暴露不暴露了!最终,我没能熬到最后,我对许主任说:“我先出去了,换下一个进来。”后来头痛四五个小时,才自然缓解。许主任比我利害,坚持了四个小时,张家港医院的戴轶师兄在里面坚持了六个小时。事后我想,是不是自己不够坚强?
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
今夜凌晨三点,大家二组将再次进入战斗状态,希翼大家平平安安,顺顺利利,这次一定要坚持住!武汉,一起加油!

2020年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

编辑:由振华

皇家第二人民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

2月12日,写于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。

web-admin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